揭秘:我们想窥视真正的贵族生活

2014.11.13

浏览次数:2001

谁是真正的贵族呢?在这个用财富已经丈量不了身份的年代,我们也很容易就把开防弹轿车、用英国管家、住带游泳池的House那撮人认成贵族。但请注意,贵族的定义——不是富贵,而是高贵。很遗憾,这个头衔并不由支票本上零的数量决定,当身体里流淌着“蓝血”那一刻,它也即将赋予优雅的审美、品位、礼节与教养。显然,因为得而不易,贵族注定成为最受敬仰的那群人,而他们的生活里也必然藏匿着我们最想窥视的世界。
女王乘坐皇家马车出巡典礼,排场十足。 

需要“身份验证”的黑色劳斯莱斯,售购对象只针对王室和国家首脑。 

马球几乎是皇室休闲的代名词。

贵族 如同一件高级时装店里的非卖品

     法国《费加罗报》不无伤感地谈到一个话题:在现在的欧洲社会里,贵族们的存在还有什么用处?他们曾经就像一件高级时装店里的非卖品,充满距离地供人艳羡、模仿和幻想,而现在他们需要利用这个头衔所赋予的一切:荣誉、品位、神秘,来延续古堡家族在物欲世界的存在。

     毫不夸张地说,冯导演的新作《贵族》早在《夜宴》之前就吊足了观众的胃口,这部号称重现“冯氏幽默”的电影,老实讲确实要比“刀光剑影”和“血肉横飞”更令人期待。

    从提早曝光的剧情梗概大致可以看出蛛丝马迹,这回“贵族们”取代了大腕儿成为新一轮被“海K”的对象。当然,这里的贵族并非真正意义上那些身世显赫的达官贵人,不过是冯导对新一代暴发户们的戏谑而已。
然而,谁是真正的贵族呢?在这个用财富已经丈量不了身份的年代,我们也很容易就把开防弹轿车、用英国管家、住带游泳池的House那撮人认成贵族。连两个月不洗脸、四季都戴草帽的“上流美”也逢人便说:“偶(我)们上流社会的人……”怎么那么好意思呢?!请注意,贵族的定义——不是富贵,而是高贵。很遗憾,这个头衔并不由支票本上零的数量决定,当身体里流淌着“蓝血”那一刻,它也即将赋予优雅的审美、品位、礼节与教养。显然,因为得而不易,贵族注定成为最受敬仰的那群人,而他们的生活里也必然藏匿着我们最想窥视的世界。

千金难买的“蓝血”标签

     典型代表:黑色劳斯莱斯轿车、纯手工定制的高级时装、顶级会所入场券

     对普通人来说,在街面上预见劳斯莱斯的可能性极低,因为全世界的生产量加起来也不过几千辆,至于黑色款,“巧遇”概率几乎为零,因为他的客户只针对元首、王室及有爵位的贵族。是的,即使你开出天价,如果身份证上写着平头百姓也照样会被拒之门外。对于这部尊贵的奢侈品来说,它所塑造的价值观简直令人咋舌——对地位和身份的奖赏。看看它所经历的那些大场面,无论是威尔士王子的世纪婚礼,还是老皇太后的百岁诞辰,凡是能载入史册的场合才有它的“身影”,以至于各国元首和各地贵族富豪无不以拥有它为荣。不过,当你知道它是用纯手工打造发动机,27张斯堪的那维亚半岛牛皮装饰内饰、缝纫工已超过150小时的时候,便不再惊讶它对主顾的挑剔了。爱马仕的Kelly包正与它有异曲同工之妙,用摩洛哥王妃名字命名的同时,也为它打上了“蓝血”的烙印,在订购的时候需要出示相关的身份证明,如果没有来头,就算拿到了号码牌,也得等个十年八载。

     不仅如此,贵族们的购物场所也与傻大的Shopping mall相去甚远,那些精致的贵宾包间中不但没有喧闹的纷扰,还有顶级檀香围绕。巴黎的Le Bon Marche二楼的VIP Room专门提供给有头有脸的达官显贵试衣,特制的双层玻璃窗令屋内除了香颂听不到任何嘈杂,不同方位的超大落地镜可以180度看清自己,屋内各个角落都散发着Hermes香熏的舒缓芬芳,10多种顶级香槟和巧克力触手可及。至于这里的顾客名单——阿拉法特的遗孀、泰国公主、德国大公的后裔、新晋的法国第一夫人、日本太子妃雅子……没有一个不是位高权重的狠角色。显而易见,顶级的服务只针对顶级的身份。

      不是所有的事套在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这句话里都能成立,身世赋予权贵的绝不仅是徒有其名而已,这种名额有限、可望而不可即的礼遇才是现实中真正让普罗大众垂涎欲滴的所在。
接受英国王室御用委任状的香水店铺Floris,店面虽小,却街知巷闻。 

位于圣詹姆斯大街的老字号鞋店Lobb同样受王室青睐。 

伊丽莎白二世的御用帽子品牌“Lock”店内陈列考究雅致,处处透露出贵族的味道。 

掀开贵族“御用”的面纱

     典型代表:为伊丽莎白提供帽子的百年帽店“洛克”、英国国宝品牌Burberry、摩洛哥王妃同名Hermes手提袋……

     没有人不知道英国女皇对帽子的钟爱,而百年老店“洛克”却不如被Isabella Blow一手捧红的Philip Treacy声名远扬。这个坐落在王储查尔斯王宫不远处的老字号,作为女皇多年来的“御用”品牌,为其在不同重要场合端庄、高雅的亮相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
      考究的工艺和别致的款式,每每都能盖过衣装的风头。据《与女王共同生活》的作者布赖恩·侯伊透露,为了避免被风吹走和在君主尊贵的面孔上投下阴影,女王要求帽子必须实用、优雅并且小巧,这也是女王“深爱”洛克的理由之一。书中还提到,女王每天要换5套服装,假如出游,即使是短期访问,也要带上50套衣服,行李箱堆起来足有1.85米高。她最喜欢方头略带高跟的“John Lobb”浅边船鞋,重要场合偏爱佩戴有两百多年历史的“Asprey”奢华珠宝(几年前电影《泰坦尼克》中的那条海洋之心项链,就是Asprey的作品),手袋里通常是一条手绢、一个粉饼盒、一把小梳子和一支口红,周日,包里会多出一张支票,那是她捐给教会的钱。女王旅行时,会有英国皇家空军专机为她运送3吨重的行李,并有一位厨师和一位管家随行。她的箱子里通常装有:带有她名字缩写“ER”的餐具、银器、纯金刀叉、大烛台、调味罐,用法语书写的菜单,Malvern牌矿泉水,伯爵茶,羽毛枕头,以及数盒杏仁巧克力……
东西方皇室对“御用”也持不同态度,西方皇室会授予喜欢的物品“皇室认证”徽章,平民也可买得到,像英国皇室御用瓷器Wedgwood,分公司甚至开到了台湾。Louis Vuitton和Hermes这类奢侈品牌,最早也是制作皇室用品的厂商,现在则是只要掏得起腰包,任何人同样能够拥有贵族的时尚。而东方皇室御用品则较为神秘,如日本皇室御用的绿茶、酱油等,都要经过层层审核,必须是采用最干净、有机、安全的方法制造的,能够释放给百姓购买的数量不多。

      真正打上“御用”钢戳的贵族用品,不只是价格昂贵那么简单。复杂的制作工艺绝对经得起推敲,材质也通常稀有、考究。最值得一提的是设计上的简约,只有够经典才能契合真正意义上贵族们“低调中显奢华”的时尚理念。从某个角度看,贵族的时尚概念也可以理解为——传统大于潮流,品质大于外表。


贵族防伪认证之戏谑版

开车:假贵族舍得花大价钱保养名牌轿车;真贵族舍得花大价钱雇佣司机。

点菜:假贵族很关心价格——当然是越贵越好;真贵族只点自己家厨子不会做的菜。

小费:假贵族掏出高面额钞票付给侍者小费;真贵族给的小费面额虽然不高,但他能叫出侍者的名字。

打高尔夫:假贵族关心球具的品牌;真贵族关心对手名单。

旅行:假贵族乘飞机坐头等仓甚至包机;真贵族只会全神贯注地……开飞机。

购物:假贵族绝不买一线以下的牌子;真贵族根本不认识一线以下的牌子。

情敌:假贵族拿钞票砸晕情敌;真贵族用西洋剑与情敌决斗。

出轨(出轨博客,出轨说吧):假贵族夫人与保镖偷情;真贵族夫人与钢琴教师偷情。

吸烟:假贵族注重雪茄的品牌;真贵族只关心烟圈儿是否吐得够大、够圆。

发生火灾:假贵族派手下拨打火警电话;真贵族吩咐佣人帮忙换双防水鞋。

拍卖会:假贵族抢购能增值的古董;真贵族赎回祖上用过的水晶杯。

钓鱼:假贵族开私家游艇到公海垂钓;真贵族划小舢板在爷爷留下的小岛边沿垂钓。

求爱:假贵族给情人买9999朵玫瑰儿放在新别墅里,别墅的房产证写着情人(情人博客,情人说吧)的名字;真贵族只给情人买一朵玫瑰花儿,然后捧着它绕大半个地球去见情人。

网络:假贵族上网只关心股票;真贵族……不上网。

如果说,今日“贵族”这个族群已经日渐没落,那么时尚与神秘身份碰撞出的火花,无疑是令她们再次博得世人关注的重量级筹码,焕发出新的生命力。